第三章

推薦閱讀: 農門書香:首輔大人求放過不凡兵王在都市穿越大唐當罪帝隋唐之召喚千古羣雄大秦之三世崛起大唐:開局成了公主駙馬挽唐大明世子大明護國公大唐:我真不想當駙馬

掀開眼,是個朦朦朧朧的世界,空氣清新,聽得見四處的悅耳的鳥語鳴唱。

“你醒了!”低沉陌生的沙啞嗓音帶着極度的驚喜,隨即一隻冰冷的大掌撫上了我的額。

皺了皺眉,我很冷靜的偏頭轉向牀邊模糊的人影,看不清他的輪廓,“你是哪位?”曲起手肘,使力想起身,莫名其妙的虛弱讓我困惑,“搞什麼,小雀?”揚聲叫道。

“遙兒?”牀邊的人伸手,動作很不熟練的扶起我,聽聲音來是滿滿的疑惑。

懶洋洋的看他一眼,“你是新來谷裏的?懂不懂規矩?我的逍遙居是不準任意出入的,你去把小雀找來,我免你的責罰。”

空氣似乎窒息了,好一會兒,他才直起高大的身,走出門去。

有些納悶,待門口走入紅色的朦朧身影,我才懶懶道:“小雀?”眼睛的視力似乎比睡前突然差了很多,但我無所謂,是死是活都無所謂。

清脆的女嗓怪異又謹慎,“少主子,您醒了沒?”

奇怪的詢問,略煩躁的合了眼,“服侍我梳洗吧,我餓了。”

她遲疑了一下,走上來攙扶我起身換衣,再幫我洗臉梳理長髮。

靜靜的任她服侍,我垂下眼,握了握無力的拳頭,“我是不是病了?”全身都軟綿綿的沒力氣,原來在涼亭裏睡覺還是不太好的?

她小心的恩了一聲。

“去幫我在亭子那裏準備薄被吧。”雖然不喜歡,可身子畢竟是我自己的,病了難受的還是自己。

她抽了口氣,“少主子,您身子還禁不得風的。”

“有這麼嚴重?不就是受了風寒麼?”我邊說邊搭上自己的脈搏,微微驚訝起來,“怎麼會……”五臟受損,經脈俱傷,頭部有重創?“我是在樹上睡覺時摔下來的?”還以爲是在涼亭睡覺時受的寒,腦子裏的記憶有些混亂起來。

小雀嗓音啞了,帶着哭腔,“少主子不記得了?您被送回來的時候,就只剩一口氣了,要不是主子盡了全力救您,您怕是……”

偏轉過臉,看着她舉袖子擦面頰的動作,看不見她的淚,但聽得出她的哽咽,淡笑一聲,“那真是謝謝爹爹了。”心悄悄的顫動了一下,常年不見人影的爹爹救的我是麼?

“少主子……”她抽泣了一下,語調又變得小心起來,“您與主子鬧脾氣了?”

詫異的勾起了脣,“怎麼會?我都快一年沒見着爹爹了,不是你說,我還不知道是爹爹救了我,怎麼會鬧脾氣?”從不曾主動理會我的爹爹居然會親手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她轉頭。

順着她轉的方向,看到門口站立着先前坐在我牀邊的陌生男人,“他是誰?谷外請來的大夫?”多可笑,全天下醫術絕沒有比爹爹更好的人,怎麼會請了谷外的人來醫治我。

小雀猛然轉頭看我,“少主子,您——”

門口的男人開口打斷了她,“你不記得我了,遙兒?”

緩慢的眯上眼,“我爹爹才能這麼稱呼我,你不想死就閉嘴。”沒人敢這麼無禮,他以爲他是誰?

小雀倒抽氣,全身都顫抖起來。

門口的男人沉默了,揹着手慢慢的走上前。

隨着他的靠近,我慢吞吞的仰起頭,發現他很高,高出我一個頭以上,讓我的脖子仰得有點費力,“沒人告訴你我是出雲谷的少主子麼?”覺得有些有趣,這人不怕死還是怎麼着?

他低着頭,模糊的五官看不清表情,半晌後,低沉的問道:“你是尉遲逍遙?”

笑得玩味,“我是,你哪位?”

“你摔壞腦袋了?”他的嗓音有些窒息。

嗤笑一聲,“幹你何事?”懶得再理這個莫名其妙的人,我將脖子恢復成直線,轉向一邊的小雀,猶豫了一下,才問道:“我爹爹呢?他……又出谷了是不是?”連我病了都不能讓他多呆一會兒麼?

“出去!”面前的男人突然暴呵。

小雀慌張的逃出門。

我則緩慢的再度仰起頭,好奇的笑了,“你竟然能命令我身邊的人?”誰給他的權利,而且小雀爲什麼會聽從?

他一把攫住我的下巴,很用力,整個人俯下身,呼吸幾乎灑到我的臉上,“不要和我玩花樣,遙兒,你以爲我是誰?”

垂眼看看下巴上修長冰涼的手指,再抬眼對上他朦朧的面,冷笑,“找死。”抬手一掌拍過去。

他連躲都沒躲的任我拍上他的腰腹。

我困惑的眯上眼,“我爹爹給過你解藥?”沒可能有人受了我一掌不死的,我掌心的毒除了爹爹,無人能解。

他沉默了,再度開口時,渾厚的嗓音裏多了絲恐慌,“你忘了我,你忘了我是不是?遙兒?”

“我不認識你。”很直接的給了答案,我推開他沒有再使力的手,徑自繞過他走向門口,卻被他猛的拽住手腕,硬是扯着轉過身來面對上他。

瞟了眼手腕上的大掌,我皺了皺眉,“你的體溫很低,是不是有病?”纔想很好心的

xs63.com

--x--s--6--3=====w

本文網址:http://www.ranwx.com/lishi/xiaoyao7/84124860.html
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ranwx.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壹頁, 按 →鍵 進入下壹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