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學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逍遙 > 第五章(上)

第五章(上)

推薦閱讀: 農門書香:首輔大人求放過不凡兵王在都市穿越大唐當罪帝隋唐之召喚千古羣雄大秦之三世崛起大唐:開局成了公主駙馬挽唐大明世子大明護國公大唐:我真不想當駙馬

爹爹忽視了我這麼多年,又突然間重視我起來,還說愛我。

恩恩,這是件好事還是壞事呢?

他說愛我,我自然是欣喜若狂的,別無所求。我是不在乎亂倫,只要我愛的人愛我,那就行了,可總是有些好奇的,爲什麼爹爹的態度轉變會如此之大?

仰頭瞧着天空,晦澀間飄過一抹許久不見的蔚藍,不禁彎起了脣。是心情好了,所以逐漸壞死的感知又漸漸的恢復過來了麼?看架勢,爹爹還真是我活着的唯一目標。

偏過頭,看看陪着我老半天,一直不安的小龍,微微一笑,“你要說什麼?”他們四個輪流負責守在我身邊,其他的則悉心苦練,好繼承青龍他們的位置,在我成爲出雲谷之主時,也成爲真正的守護者。

小龍的面孔模糊又清晰,不斷交錯,老半晌,才吞吞吐吐道:“少主子,主子決定等姑爺的孩子出世,就殺了姑爺。”

爹爹的無情我是知道的,只是有點不明白他的出發點,“爲什麼?”

小龍的聲音有些尷尬,“因爲他礙眼。”

“……被囚禁在喜院裏還礙眼……”爹爹根本就是佔有慾強得太過分了點吧?

“姑爺的孩子會送回給姑爺的家去撫養,就說生了雙生子,主子會指派人裝扮成姑爺,定期回姑爺的家探親。”

奇怪的處置方式,低下頭瞥自己的肚皮,“姑爺的孩子好象還沒動靜吧?”

“不是少主子您的孩子,是姑爺的孩子,喜院裏的伺候的丫鬟說,好象是有喜了。”

聽着小龍的解釋,我忽然覺得臉有些熱。我自己是不在乎亂倫啦,可別人呢?在書裏,與血親有情根本就是天理不容聳人聽聞的,卻沒有聽見谷里人有任何碎語,反而對於我夫婿和別的女人被關在喜院裏的事皆清清楚楚。

“恩恩,小龍。”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和我爹爹……你們會覺得無恥麼?”畢竟是倫理道德上的刻意犯罪了。

小龍的語調極爲認真,“少主子開心了,就好了,誰敢說閒話,我會先殺了他們。”

“是忠心還是什麼原因讓你這麼說?”疑惑,爲什麼竟然會支持這樣的事?

很久,小龍才輕道:“少主子笑的時候,很美。”

不懂。

“爲了美得那樣無與倫比的笑容,出雲谷的所有人都會付出一切。”

心顫然了,竟然是我的笑麼?綻出個粲然的笑來,“小龍,謝謝你。”在爹爹愛我之前,我是根本不會笑的……

小龍也笑了,“希望少主子快些生下主子的繼承人,這樣少主子就會永遠快樂的。”

嘻嘻笑出來,“奇怪的理論,不過我喜歡,謝謝你,小龍。”轉身過去,抱住他高壯的身,“真的謝謝了。”

陰冷酷然的氣息突然自身後降臨,低沉又寒戾的嗓音警告的傳來:“遙兒,不想我殺了他就鬆開你的手。”

……乾笑,感覺小龍全身的僵硬,只得慢吞吞的鬆開環他的手,轉過身,纔要張口,卻愣了愣,“爹爹?”眼前的健碩男人分明是就那個怪異的男人,心縮了縮,有些畏懼的後退一步,搞不清楚了。

他一怔,大步跨上來,“你們全部退下。”在我連連後退時,他渾身散發的冷意變得暴怒,“遙兒,閉上眼睛!”

印象裏和眼前的人完全無法重疊的叫我混亂,“你不是我爹爹……”爲什麼我會將他認做爹爹,或者是爲什麼我認不出爹爹的樣子?我有毛病還是他有毛病?

他強而有力的摟住我,大掌直接覆蓋上我的雙眼,“感覺我,遙兒。”沉聲中是壓抑的怒,“別懷疑自己的感覺,遙兒,感覺我,我是爹爹。”

冰涼的手掌逐漸的變成熟悉的溫暖,慌亂的心卻無法平靜,咬了咬脣,我揪緊他的衣襟,“爹爹,我是不是瘋了?爲什麼我認不出你?”無法用雙眼去看,反而得靠感覺?

他攬在我腰上的手緊得像要勒得我斷氣,“別說你瘋了,遙兒,你一點事也沒有,是我傷了你的心,才讓你變成這個樣子,給我時間證明我對你的愛,你會完好如初的。”

迷惑,發現自己聽不懂他在說什麼,“爹爹,我相信你,可……我只是很亂。”沒道理認不出他啊,他是我最愛的人,爲什麼我的眼睛會欺騙我?

“遙兒,別胡思亂想,你愛我,我也愛你,沒有別的了。”他低吼的聲音裏有絲痛苦。

是麼?不想懷疑,但種子種下來,就註定會發芽的。

過了思考的很多日,我還是想不明白自己的原因和心理,倒是對刻意迴避爹爹的行徑有了點內疚,爹爹知道我的躲避,也沒說什麼的只是讓我躲,沒再來找我。

心有些慌了,他不會因爲我的任性而又開始忽視我…吧?

深的夜,怎麼也睡不着的猛然掀開眼,一身冷汗。不敢多想的隨便披了件長衣便飛身去了絳紫殿。

特殊的淡淡藥味傳來,爹爹纔有的味道讓我微微定了心神,繞開守護的朱雀和玄武,輕盈的落入後殿。

“爹爹。”見着明亮的燈火,我軟軟喚着,走入層層白紗中,卻在看到巨大牀榻上的情景時驚了一驚。

深藍的絲綢牀單上是爹爹赤裸裸的漂亮驚人的健碩身軀,他抬眼看着我,俊美的臉依舊有些模糊,可他的手卻是放在他的跨下,握着那巨大的棒莖上下搓動,就連我進了屋也沒有停止。

心兒一軟,酸酸的癢癢的感覺湧起,是那麼的怪異又強烈。

他勾起抹笑,一手握着自己,一手朝我張開,“來,遙兒。”

邁開腳才發現腿有些軟,臉熱了,走到牀邊,坐上去,“爹爹,你嚇到我了。”哪裏會想到撞見他自瀆的情景。

“我在想你,遙兒。”他端起我的下頜,薄脣吻上來,“躲了我這麼多天,怎麼會突然來了?”溼潤的舌探出來,勾勒着我的脣瓣,“在我想你快瘋狂的時候來了,真好。”

那一剎那,深深厭惡起自己的任性了,抱住他寬闊的肩,“爹爹,我也好想你。”張嘴,大膽的將舌伸出去,與他交纏摩挲。

他哼笑一聲,將我的舌含住,慢慢的吸吮,再重重的撩撥。

心窩兒泛起情慾,忽然好想要他碰我,迷戀的摸着他結實光滑的肌膚,我情不自禁的往他身上靠去,“爹爹,我錯了。”

他離開了我的脣,深深的看着我,忽然揚起個邪惡的笑容,“錯了,是要受懲罰的,遙兒,你想要我懲罰你麼?”

不知道爲什麼,在那樣的笑容下,我竟然全身都顫抖起來,“要,我要爹爹的懲罰!”懲罰算什麼,爹爹若是不理我,纔是最傷我心的事。

他緩慢的笑了,“真乖,閉上眼吧。”

在我聽話閉上眼的時候,他將鍛帶纏上了我的雙眼,“遙兒,既然你無法用雙眼識別我,那麼就用感覺,感覺我是如何懲罰你的。”大手剝掉我單薄的衣。

xs63.com

--x--s--6--3=====w

本文網址:http://www.ranwx.com/lishi/xiaoyao7/84124863.html
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ranwx.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壹頁, 按 →鍵 進入下壹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