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學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仙都 > 第一百零三節 柿子得揀軟的捏

第一百零三節 柿子得揀軟的捏

推薦閱讀: 扎紙匠:我的紙人全成聖了全民修行:超神時代嘉佑嬉事不劍仙我的手機連萬界紫塞天驕我在刑部焚燒妖魔三百年武俠世界的穿越之旅天道藏鋒黎明斬妖人

奚天德一個勁捋着鬍鬚,胡廣雍大眼瞪小眼,段克鄢把骨節捏得噼啪響,誰都沒有說話。叛軍四帥,伯海居首,蛇無頭不行,奚、胡、段三副帥衝陣廝殺各有所長,拿主意卻不大在行。沉默了片刻,奚天德咳嗽一聲,道:“老韓,你說要咋辦?”胡廣雍與段克鄢不約而同抬起頭來,目光落在韓兵臉上,顯然對此頗爲關切。

韓兵微微一笑,道:“天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吾等起於邊陲,應運而作,攻破夾關,窺伺中原,得天時。梁元昊駕崩,儲君與淮王佔了一塊地盤,梁治中有邗軍,有水師,有大江天塹,有江南財賦,得地利,梁治平坐鎮京師,先擊退胡人,再平定藩鎮叛亂,天子遺詔立其爲帝,河北三鎮奉其爲主,萬民歸心,得人和。要成就大業,南梁北梁,二者必取其一。”

他口齒清晰,語速不快,自有一種說服人的魅力,胡廣雍連連點頭,道:“趁他病,要他命,梁元昊才死,兩個兒子鬥得不可開交,現在不打,以後緩過勁來,就不好打了。”

韓兵道:“江南水網密佈,邗軍精銳,水師封鎖大江,與其打南梁,損兵折將,陷入泥潭不得脫身,不如打北梁,破天京,立梁治平爲傀儡,號令天下。要喫核桃肉,先得敲掉核桃的硬殼,當下之計,硬碰硬掃平趙滎和聞擒虎,再定定心心圍困天京,畢其功於一役。”

奚天德一拍大腿,道:“有道理,柿子得揀軟的捏,硬骨頭放到最後啃,水上的營生,咱們都是門外漢,兩眼一抹黑,打不得!”

段克鄢亦插了一句:“江南氣候不爽利,不好打。”他不喜多話,說了這一句,就此緊閉上嘴,薄薄的嘴脣抿成一條線。

韓兵看了看三位副帥,見他們並無異議,當下笑道:“好,天京城暫且緩一緩,先打趙滎和聞擒虎,遲早要一戰,趁連克數城,士氣正旺,拔了這顆釘子!”

衆人將目光投向趙帥,趙伯海霍地站

起身,沉聲道:“韓先生所言正合吾意,三位賢弟且歸營中,各自檢點兵馬,明日一早動身,同往秦雲山擊破敵軍,我倒要看一看,那趙滎手下的異士,是不是當真有三頭六臂!”

他早已聽說趙滎攻打北都龍城之時,遣一道人率先登上城頭,以一敵百,仗劍斬殺無數將士,這才奠定了勝局,通曉道術的散修,他也招攬了不少,雖然是左道邪修,能派上用處就好,死在刀劍下,死在邪術下,難不成還有什麼分別?

趙伯海一聲令下,奚天德、胡廣雍、段克鄢三位副帥齊聲應諾,有了主心骨,各自迴轉營地備戰。韓兵低頭思忖,終究有些不放心,向趙帥提了一句,他招呼幾名散修先行一步,去往秦雲山打探消息,如有機會,刺殺趙滎、聞擒虎二人,至不濟也要攪得敵軍疑神疑鬼,不得安歇。趙伯海目視韓兵片刻,稍有猶豫,頷首答應下來。

皇子也罷,叛軍也罷,沒有修道士支持,束手縛腳,寸步難行,即便招攬不到仙城中人,也要想盡辦法供奉一二散修,以備不測。趙伯海軍中的邪修來歷不明,神神祕祕,韓兵心中也有數,這些形貌醜陋,以血食供養的異士,多半是妖修出身,因了金剛門的引薦,才投入趙伯海麾下,爲其效力。不過韓兵並不在意人妖之別,刻意與之交接,天長日久混個面熟,多少有了幾分交情,私下裏探聽得不少傳聞,匪夷所思,真假難辨。

韓兵親自拜訪幾位相熟的散修,拜託他們相互知會一聲,黃昏時分在道口的老槐樹下會合動身,一一囑託停當,回營收拾隨身行囊,喚上秦榕同行。這些年秦榕修煉內功頗有火候,又得他指點劍法,身兼華山、青城二家之長,在年輕一輩中亦可算出類拔萃的人物,她習武有成,堪足自保,不禁起了闖蕩江湖尋找郭傳鱗的念頭。世易時移,局勢急轉,胡人退回突厥草原,郭傳鱗生死不明,爲淮王與趙帥牽線搭橋也不再必要,強留秦榕於事無補,韓兵終於鬆口,待趙帥在中原打下一塊地盤,站穩腳跟,就放其自去。

二人在老槐樹下等了小半個時辰,共有四名散修應約而來,一名杜若海,一名侯勁草,一名黃的盧,一名封寄遠,顯然是飽學之士代擬的假名,與平素行徑迥然不符。韓兵與杜、侯、黃三人頗爲相熟,封寄遠卻打交道不多,他上前見過四位修士,略一合計,杜若海祭起一宗代步的法器,如一重輕紗,黑氣氤氳,將同儕一卷,浮空丈許,趁着夜色遁往秦雲山,韓兵與秦榕俱是凡夫俗子,乘不得法器,騎馬疾馳緊隨其後。

封寄遠老神在在,盤膝坐於輕紗上,身形起伏不定,一雙狹長的眼睛直盯盯望向秦雲山,鼻翼微微張翕,似乎嗅到了什麼氣息,雙頰騰起兩團紅暈,沙啞着嗓子道:“有二人身懷血氣,一人才剛修煉不久,一人心神爲血氣侵蝕,意識漸次淪喪,時日無多。”

杜若海問道:“可夠一人之用?”

封寄遠嗅了良久,猶豫道:“勉強可供一人。”

杜若海看了黃的盧一眼,道:“黃道友,這次就由你出手奪取血氣,吾等從旁相助,以免血氣散逸。”

黃的盧咧嘴一笑,露出滿口寬厚焦黃的牙齒,道:“多謝諸位道友成全,有勞了!”

杜、侯、黃、封四人乃生死之交,出身妖域底層,血脈低劣冗雜,原本沒有出頭的日子,也是機緣巧合,學到一些粗淺的血氣祕術,如獲至寶,孜孜不倦修煉。妖域之中危機四伏,血氣難得,小妖道行淺薄,稍有不慎便死無葬身之地,杜若海頗有心機,輾轉託了金剛門的族人,投入趙帥麾下安身,藉着大軍鏖戰收集血氣。

四個妖修來到人間,仗着幾手神通,被叛軍奉爲上賓,隔三差五享用血食,日子過得着實舒心。凡人的血氣雖然稀薄,積少成多,總好過一無所獲,但杜若海發覺心神漸爲血氣侵蝕,意識不斷淪喪,一時間惶恐不安,寢食難安。他與三個至交/合計,商量來商量去,封寄遠腦中靈光一閃,記起了一樁多年前的舊事。

xs63.com

--x--s--6--3=====w

本文網址:https://www.ranwx.com/xianxia/xiandu/118235822.html
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s://m.ranwx.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壹頁, 按 →鍵 進入下壹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